中文 | English | Español | 日本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库合作 > 国际智库联盟

欧美媒体如何做智库?
视力保护色: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新闻战线  2018-02-23

  国外学者很早就意识到,媒体除了作为智库产品与公众之间的传播媒介,自身也是智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媒体业界也进行了很多相关实践探索。

  国外媒体智库的分类及现状 

  目前,国外的媒体智库主要有三种类型: 

  第一类是智库型媒体。一些媒体常年关注某垂直领域,掌握该领域具体情况和一手资料并积累了丰富的专家资源和行业数据,因此其报道往往具有更高的专业性。这类媒体在做好新闻报道的同时,通常还提供专业的分析报告和行业咨询,从而在业务性质和成果上呈现出智库的特点。例如,美国著名财经媒体彭博社(Bloomberg Media Group)在做好新闻报道的同时,还为全球各地的公司、新闻机构、金融和法律等专业人士提供实时行情、金融市场历史数据、价格、交易信息等专业领域信息和咨询服务;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编写的《FT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 Research),旨在对经济数据和动态进行深入挖掘,且该报每年都会推出经济领域的年度报告、排名,其报告更是以数据详实、客观中立著称。此外,原属于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的《泰晤士高等教育报》(Times Higher Education),每年推出的“THE世界大学排名”(Times Higher Education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被公认为世界最权威的大学排名之一。

  第二类是运营相对独立的研究机构。依托媒体资源组建,产权仍属原媒体。例如,美国《纽约时报》的纽约时报实验室(Nytlab)、路透社新闻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Journalism),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经济学人智库(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等。这些带有智库性质的机构,除了研究媒体转型发展相关内容外,还研究经济、社会、科技、医疗等众多领域选题。像路透社新闻研究所,就成立有专门的数据新闻项目组,依托遍布全球的专家网络,对新闻传播领域的最新动态进行研究和发布。纽约时报实验室和经济学人智库研究范围更加广泛,包括经济、社会、科技等方方面面,并推出各种付费研究报告,成果商业化较为成熟。

  第三类是媒体内部的研究开发部门。媒体内部研发部门主要是为媒体自身发展服务,不过,一些媒体的研发部门,也因具有行业影响力的研究成果而被业界认可,兼具了行业智库的性质。比较著名的有英国广播公司研究开发部(BBC Research & Development)、卫报移动创新实验室(The Guardian Mobile Innovation Lab)。英国广播公司研发部是世界著名的广播研究机构之一,其前身是英国广播公司设计部,主要工作是为公司的发展提供技术和智力支持。其参与制定的数字声音广播标准,在整个欧洲都很有影响力。如今该部门更是与时俱进,重点研究4G、5G广播、人工智能媒体产品等前沿领域。英国广播公司研发部最新成立的现实实验室(BBC reality lab),则将主要研究精力集中在虚拟现实领域,探索最新的新闻传播形式。华尔街日报研发部也经常产出高质量成果,近年,该部门与卫报移动创新实验室合作,在移动新闻直播方面取得了诸多进展。此外,法新社制订推出的《法新社编辑标准与最优操作手册》(AFP Editorial Standards And Best Practices)以及纽约时报推出的《创新报告》(Innovation Report),也都在推进自身业务改进的同时,为行业所认可并借鉴学习,形成较高的影响力。

  国外媒体智库的一般特点 

  发展很快,但是影响力依然较弱 

  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16全球智库报告》(2016 Global Go To ThinkTank Index Report),全世界顶尖的175家智库中,没有一家来自媒体智库。媒体虽然也承担一部分智库职能,但主要还是起到智库产品与公众之间中介的作用。

  边界逐渐模糊,泛智库化趋势显现 

  智库边界是根据智库的内涵和外延界定的智库组织机构和业务范围。国外媒体智库的边界逐渐模糊:一是智库和媒体之间的边界模糊,很多实力雄厚的媒体都在从事带有智库性质的研究分析工作;二是内部智库和外部智库边界模糊,以往,媒体内部研发成果多带有保密性质,仅供本媒体使用,现如今,很多国外媒体会将内部研发成果公开,以扩大自身影响力。

  原因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智库型媒体是新时代媒体转型的重要方向,尤其是对传统媒体来说,在新媒体冲击之下,生产更有深度的内容已经成为其核心竞争力;二是行业变化日新月异,公开内部研究成果,构建开放的业务研讨氛围,对于媒体创新发展也具有很强的促进作用,具有双赢效果。因此,在这两个因素的驱动之下,国外媒体已经整体呈现出泛智库化趋势。

  转型好的媒体,智库功能更突出 

  纽约时报不仅是传统媒体行业的佼佼者,更是媒体融合转型的先驱,2014年,发布的《创新报告》,在业界引起了极大关注。此外,被称为转型先锋的英国《卫报》,专门建立了创新实验室,不但有力支撑了自身创新发展,更是不断向其他媒体输出智力成果。

  总结其原因,一方面是最早进行转型的媒体更加理解创新研发的重要性,更加注重研发投入,智力溢出效应自然十分明显;另一方面是国外媒体多是商业媒体,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能将自身积累的智力资源有效变现,可带来不菲的收入。可以说,研发与转型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转型需要资金和智力支持,转型做得好,有了资金,则更能增加智力方面的投入。

  智库建设对媒体发展的作用 

  智库建设对媒体整体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尤其是在移动新媒体时代,传统媒体面临激烈竞争,不管是自身转型、打造品牌竞争力、进行深度报道还是内容变现,媒体都离不开智库支持。国外媒体智库对于媒体发展的意义和作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媒体转型的创新引擎 

  在转型过程中,智库部门对于媒体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前媒体遇到很多难题,而采编和管理部门忙于生产,往往疏于思考。因此,需要一个独立的“大脑”来思考和解决转型中遇到的一些棘手问题。例如,在聚合类新闻客户端和社交媒体牢牢把握渠道入口的背景下,传统媒体数字转型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将新闻送到受众手中。为解决这个问题,英国《卫报》的移动创新实验室,做出了大胆尝试和突出贡献。2016年,卫报开始借用谷歌浏览器新推出的推送功能,解决即时通知难题。谷歌浏览器的这一功能,使用户在谷歌浏览器关闭的情况下,依旧可以接收到浏览器推送的通知。移动创新实验室利用该功能先后推出三项互联网“即时通知”实验:美国就业报告、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公投。通过投票调查、互动性提醒、数据更新等不同推送形式,获得了极大成功。借助谷歌浏览器的高普及率和高活跃度,《卫报》相关新闻在阅读量和参与度上都提升了一个数量级。

  一个初创时仅有5人的小团队,就解决了新闻推送这一重大的问题,充分显示了媒体智库在自身转型中的推动作用。

  传统媒体涅槃重生的重要支点 

  智库对于媒体尤其是传统媒体来说,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一是成功运营的智库,往往能带来不菲的收入,可以为媒体转型发展提供资金支持。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以内容生产为主的传统主流媒体普遍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内容变现难。相比通过付费阅读进行变现的新闻报道,智库产品变现要容易得多。英国的经济学人智库成立于1946年,并一直作为《经济学人》杂志的区域业务运营。2013年,经济学人智库正式成为经济学人集团旗下独立运营的企业。根据年报数据,2017年经济学人智库营业收入近6100万英镑,同比增长17%,利润增长10%,占经济学人集团营收的17.2%,是集团第二大盈利板块,并且还在逐年上升。

  二是智库部门可以通过产品和服务对各行各业进行渗透,有力开拓并巩固媒体品牌,是打造品牌竞争力的有力支撑。经济学人智库每年推出的“国别报告”,为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政治经济分析,其产业报告则覆盖汽车、消费品、能源、金融服务、医疗保健、通讯、大宗商品等各个领域。这些报告均可免费获取,是很多政策制定者和企业领导制定决策的重要参考。通过行业报告,经济学人智库有力抓住了企业领导等关键少数人群,无形中强化了《经济学人》杂志的品牌形象,对于经济学人集团的整体品牌塑造,也有很强的推动力。

  专业报道的强劲“大脑” 

  在媒体竞争异常激烈的今天,国外很多传统媒体意识到深度报道和专业报道是与新兴媒体竞争的优势所在。要进行足够专业和深度的报道,要求媒体做到内部知识资源积累和外部专家资源积累。这两个资源的积累,都是一个沉淀的过程,但是在人员与数据流动性均较大的新闻媒体中,难以形成。

  建设媒体智库有助于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媒体智库数据库,可以进行有效的数据资源整合、积累,而媒体智库的专家资源库,则可以把新闻采访中,通常由记者单线联系的专家作为资源储备起来,并形成维持机制,使其成为媒体的后援团,在媒体需要时可以提供专业意见。以经济学人智库为例,经过70多年的积累,已经拥有将近400名分析师和贡献者以及一个由2万多名高管组成的研究小组,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可以随时向经济学人智库分享他们对当前经济社会的观点,并为《经济学人》杂志的报道提供智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