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ñol | 日本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库合作 > 国际智库联盟

一文带你读懂普京背后神秘智库“瓦尔代”
视力保护色: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全球治理微信公众号  2017-10-31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全球治理研究中心执行理事。本文全文于10月27日以《这个智库年会有何魅力,让普京每年都来参加》为题发布在观察者网上。部分内容整版刊于10月27日《环球时报》,标题是《瓦尔代,帮普京抢占世界话语权》。 

    

  

  

  【编者按】:被视为俄罗斯最顶级的政治论坛“瓦尔代俱乐部年会2017”于10月16-19日在俄罗斯索契举行,总统普京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参加本次会议的中方嘉宾有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大使等,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是本次受邀出席的中国重要智库,执行院长王文教授在大会第二节分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此文是王文教授根据自己的亲历所写,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博士后宋博对此文有贡献。 

  

  从黑海东岸、俄罗斯与格鲁吉亚边界城市索契的阿德列尔索奇国际机场出发,穿过崇山峻岭与多个狭长隧道,途经上百个弯蜿蜒上行,被数个岗亭盘问,远处是白雪皑皑、终年不化的高耸冰川,约一个小时的车程,笔者像是经历某部好莱坞大片片头的镜头那样,被接送到了一座山谷里以海拔高度命名的“1387酒店”里。连续多年的秋季,在这里召开的“瓦尔代”年会,都会邀请来自数十个国家的上百位前政要、名学者、社会活动人士在此聚首数日,与包括总统普京在内的多位俄罗斯重量级人物展开坦率的对话,进而打造出了一个超级神秘又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思想交流平台。 

    

  

瓦尔代年会举办地,美丽的“1387酒店” 

  

  普京与参会者封闭互动了三个半小时 

  

  全称是“瓦尔代辩论俱乐部”得名于2004年首次会议的举办地“瓦尔代湖”,起初举办时的宗旨是“形成一个国际专家平台,使外国学者有机会从俄罗斯精英代表那里得到有关俄罗斯国家与社会发展的最权威、最可信的信息”。当年,总统普京邀请与会专家到其官邸做客,坦诚沟通,有效地改变了西方媒体和精英对普京出身安全机构、而认定其行事私密而专横的负面印象。此后,俄罗斯政府坚持每年举办瓦尔代会议。由于每年普京都会参加,“瓦尔代”常被外界贴上了“普京的智库”标签。 

  

普京参加今年秋季的瓦尔代年会 

  几年前,会址永久锁定在现在索契市郊“克拉斯诺尔边疆区”1387酒店内,酒店地下二层有一个“瓦尔代会议室”,专供每年年会所用。会议室不大,约五六百平方米,前方是蓝色背景板台、四五个白色沙发供发言嘉座,台下是100多把普通但舒适的观众椅。无论职别高低,受邀发言者均在台上并排就座发言,听讲者在台下可适时举手提问,不设脚本,平等对话,自由辩论。 

    

  2017年10月16-19日,以“创造性破坏: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将从现有冲突中产生?”为主题的第14届瓦尔代年会也在这个专有会议室召开,来自33个国家的130多位政要、企业家、学者与社会活动人士受邀参会,包括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奥地利前总理沃尔夫冈等,主题涉及到世界地缘政治观冲突、贫富冲突、人与自然的冲突、多样性与独特性冲突、社会进步与人道主义的冲突等五场辩论环节,其他专场还涉及到美国未来走向、俄国革命100周年等话题。   

  

  在开幕式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受邀出席与参会者深入互动。闭幕式则邀请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其间两天,年会依次出席和与会者互动的还有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主席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整个年会可谓高潮迭起,加之会议地址相对封闭,很少与会者中途离场,在酒店内朝夕相处数日,早中晚三餐常常相聚,三两成群,私下讨论,所有人都享受着全球前沿思想的“头脑风暴”。 

  

  今年的六场辩论会,受邀嘉宾与台下100多位听众面对面互动,问题从朝核到乌克兰,从俄罗斯内政到对美政策,毫无禁区,有严肃的讨论,有欢乐的笑声,有激动的争辩,也有平和的探讨。最后一天,普京总统与听众的自由互动更是持续三个半小时,一些欧美听众虽不太同意普京在乌克兰问题、对美政策上的强硬与批判,但均折服于普京的坦诚与直率。 

  

索契是一座位于黑海东岸、俄罗斯与格鲁吉亚边界城市 

  

  “瓦尔代”年会报告与普京强硬表态密切配合 

  

  自由、平等、有干货且无时无刻不对外释放着有关俄罗斯的核心信息”,总计参加了12次瓦尔代年会的著名记者、俄罗斯研究专家盛世良对笔者谈到他的总体感受。 

  盛世良认为,“瓦尔代”已是俄罗斯对外影响力的重要平台。起初,俄罗斯政府利用这个国际平台旨在加深欧美世界对俄罗斯的了解,议题多聚焦在俄罗斯本国事务的讨论。逐渐地,随着“瓦尔代”影响力的提升,俄罗斯政府希望把“瓦尔代”打造成对全球事务发挥影响力的平台,于是越来越多地邀请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参加讨论,形成全球级的规模效应,让俄罗斯在一些重大国际事务上的决策理念形成世界级的影响力。 

  为了打造好这个重要窗口,瓦尔代俱乐部在政府的支持下,吸引了由私营企业和非官方智库的大量赞助,并通过组建基金会保证日常运行。这些支持机构包括与普京交往密切的阿尔法银行、北方钢铁集团和“艺术、科学和运动基金会”,也有与官方机构,如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等。基金会还设立单独由俄国人构成的财政管理委员会,负责基金的投资和监管、预算审批和资金的运作等工作。在运行上,瓦尔代俱乐部广泛邀请了世界战略界的精英,使其享有相当高的学术声誉,但又通过国际执委会、基金会的执行部门、学术部门以及财政管理委员会等多重设置,将运营权、话语权与议程设置牢牢掌握在俄罗斯自己的手里。 

  

  在年会的参与过程中,笔者的确体会到俄罗斯政府与智库之间的紧密配合。比如,在开幕式上,“瓦尔代”发布了主题为《不可儿戏:如何避免不可挽回的损失?》的年度研究报告,认为目前全球主要大国专注于解决国内问题,对国际进程采取了放任态度,这样使得人类历史进入高度不确定性的时刻。报告中列举了各个区域国家之间相互偏好度的指数,还指出目前“美国威胁”是与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等并行对全球事务产生重大风险的因素之一。诸多独特的结论令所有与会者印象深刻,也为三天后的普京总统论述做了铺垫。 

  

不可儿戏:如何避免不可挽回的损失?--瓦尔代俱乐部年度研究报告·2017 

  

  在闭幕式上,普京严厉地批评了西方国家搞双重标准。他说,“西方相信自己是冷战的胜利者,公开干涉其他国家的主权事务,输出民主。俄罗斯面临着北约的扩张以及势力范围的东拓。俄罗斯一度非常信任西方,因此犯下了错误。而当初西方并没有珍视反而挥霍了这种信任,并把这种信任视为俄罗斯的弱点。” 

  普京还说,俄罗斯向美国体现了在核问题上的真诚,但却得到了美国对高加索地区分裂主义的纵容和南斯拉夫的悲惨事件。更糟糕的是,美国仍没有履行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义务,包括核武器。他虽然也谴责朝鲜进行核试验,但他呼吁“我们履行所有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但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通过对话途径”,不要把朝鲜逼到墙角,不要威胁使用武力。 

  在场多位美欧专家认为,“瓦尔代”的年度报告与普京的强硬立场是相互配合的,也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这充分表明了俄罗斯对近年来美欧政策的思考,表达了绝不让步、并采取与西方针锋相对的回击决心。  

  

  在场的美国顶级智库“兰德公司”高级分析师安德烈对笔者说,你不一定非得同意“瓦尔代”与普京的观点,但是你不得不来这个俱乐部年会,因为这些信息都相当重要。一位欧洲著名智库的负责人则私下透露,“瓦尔代”年会正在产生一种不可阻挡的吸引力,对冲了外界对俄罗斯的无端猜测,更重要的是,“瓦尔代”年会释放出的信息正在得到欧美世界的正视,并使得欧美国家不得不进行重视与回应。他认为,俄罗斯在全球舆论中得到一席之地,“瓦尔代”年会功不可没。 

  

  在自由辩论中,中国受到深度关注 

  瓦尔代年会最初几年,受邀参加的中国人非常少。近年来,中国参会者逐渐多起来,2016年达到了7位,2017年则有5位中国代表与会,但参加主旨发言的仅有两位。 

  第二次参加瓦尔代年会的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大使受到了格外的关注。她被安排在第一场辩论“不同的地缘政治世界观的冲突”环节。辩论一开始,火药味就四起,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荣誉主席、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大学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谢尔盖·卡拉加诺夫教授认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新冷战”,形势比上世纪还要危险得多。全球必须要团结避免一场大规模热战,发生热战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威廉·沃尔福思的看法则正好相反,现行世界秩序仍相当稳定,不应期待目前的冲突局势中会孕育出“新秩序”。 

  

傅莹大使发言 

  相比之下,傅莹大使的观点则更深入与公允,更体现出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大理念,得到了在场人士的多方好评。她认为,30多年来,世界的地理空间被重塑,不再被权力和集团所割裂和隔绝,过去的中心与边缘的概念也已经被颠覆。全球化带来巨大发展机遇,但也带来挑战,例如分配不公、金融监管缺失等等,全球安全挑战也更加复杂。这个世界需要加强治理。同时,地缘政治思维虽不能解决问题,但也没有消失,尤其对传统大国影响很大。全球安全合作严重滞后,面对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的严峻威胁,大国如果拘泥于自身地缘利益,则意见分歧、进退失据,不能形成合力。“超越地缘政治既是中国发展的切身体会,也是世界发展的潮流所向。未来,世界各国应该携手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是退回到地缘博弈的格子里去。” 

    

  

王文教授在瓦尔代年会上发言

   

  在第二场辩论“全球贫富冲突”环节,与笔者同台的、来自非洲、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的四位发言嘉宾对科技进步、人工智能、移民、人口增长等新生因素产生贫富悬殊影响做出分析,有的对中国表示赞叹,有的则产生了对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担心,在场10多位提问者也都相当关心中国经济。笔者回应道,十九大正在中国召开。中国在政治、经济、社会制度上的优势正在形成中,中国制度本身的纠错力、自查力与执行力,促使近年来中国有效地应对了腐败、老龄化与人工智能的新变量,产生了解决全球贫富悬殊的有效经验。数位与会者对笔者说,你关于中国发展的回应太有必要,是非常有益的中国声音,可惜,类似的声音还不够多。 

  参加“瓦尔代”的不少与会者都曾到访中国,每每比较起“瓦尔代”与中国目前诸多论坛的区别与影响时,都会感叹道,中国影响力日益提升,但是到中国参加论坛,往往会显得意犹未尽,听到单方面的声音更多一些,对复杂中国的理解往往还不够。 

  多位国际人士呼吁,如果在中国,也有类似“瓦尔代辩论俱乐部”的形式与年会,那将必然会对中国软实力、国际形象产生更加积极的推动与正面的影响。他们渴盼着类似的俱乐部在中国早日诞生。 

  

  注:瓦尔代国际俱乐部于2004年9月由俄罗斯新闻社、外交与国防委员会、《莫斯科时报》等机构发起组织。这是俄罗斯为国际知名的俄问题专家和学者举办的一个专业聚会,瓦尔代国际研讨会已成为国际俄罗斯学界了解俄罗斯最新政治走向、俄精英阶层决策构思的重要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