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ñ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智库合作 分享到:

中美将有热战吗?中美顶尖智库专家展开云对话
视力保护色: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全球化智库  2020-08-13

  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加大了对华为的制裁,限制中国赴美留学生或访问学者的签证,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并由此引发中国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并在南中国海进行军事演习,准备启动所谓“清洁网络计划”。此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期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全面否定中美关系历史,极力渲染中国威胁,炮制出“对华接触政策失败论”。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8月5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中方愿意与美方开展坦率有效的沟通,准备以冷静和理智来面对美方的冲动和焦躁。中方随时可以与美方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而“对华接触政策失败论”是对历史进程的无知。此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近日撰文重申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维护和稳定中美关系事关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福祉,也关乎世界和平、稳定、发展。

  2020年8月6日,全球化智库(CCG)举办了一场以“中美关系路在何方:末日决战还是可控竞争?”为主题的线上闭门研讨会。会上,来自美国的右翼保守派智库专家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国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国际经贸研究中心主任、美国驻联合国前大使特里·米勒(Terry Miller),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罗曼(Walter Lohman),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兼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与CCG主任王辉耀,CCG 副主任高志凯,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前院长霍建国以及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四位中国智库专家就中美如何看待双方竞争的实质、如何评估中美“脱钩”的后果、中美贸易谈判走向、美国单边政策的可行性等话题展开研讨。本次会议由CCG主任王辉耀主持。

王辉耀,CCG主任

  CCG主任王辉耀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准备好重启与美国在不同层级、关于任何话题的对话。CCG举办这次线上闭门研讨会是中国智库专家与美国顶尖智库的交流对话,希望成为进一步沟通中美智库的有效交流渠道。希望美方能够更加了解中方的立场,构建双方高层次的“二轨外交”。他希望中美两国的智库能够发挥各自的智慧,为降低冲突,减少摩擦与误判,增强对话的渠道做出积极的努力。

Michael Pillsbury(白邦瑞),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

  哈德逊研究所是美国华盛顿的顶尖保守派智库,是美国白宫的“官方智囊团”之一。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伊(Christopher Wray)近日在哈德逊研究所主办的一场活动中声称,中国正不断“渗透”美国、“中国正想方设法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哈德逊研究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肯尼斯·韦恩斯坦(Kenneth R.Weinstein)在2018年9月被特朗普任命为美国白宫贸易政策与谈判顾问委员会(ACTPN)成员。哈德逊智库在CCG这场中美智库线上研讨会举办当天在其官网发布了报告A Guide to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China Policy Statements,报告收集了近200个关于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分析。该报告由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主编,白邦瑞是美国极具影响力的战略家,是宣扬“中国威胁论”的鹰派人士。白邦瑞作为特朗普的中国方面的顾问,被特朗普称为是中国研究最为权威的人士。此次线上闭门研讨会是今年哈德逊研究所与中国智库所进行的第一次对话,也是继2018年CCG与哈德逊智库在其美国总部联合举办“中美经贸关系40年回顾与展望及政策建议”智库研讨会之后的首次对话。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认为,贸易和全球化问题是更大的国家安全问题的一部分,全球化是建立在国际局势较为缓和、相互信任程度较高的基础上的。他建议,CCG可以与中国其他智库展开合作,将全球化与安全问题相结合进行联合研究。

Terry Miller(特里·米勒),传统基金会国际经贸研究中心主任

  传统基金会是对特朗普有重大影响力的美国著名的保守派政策研究智库,已为特朗普政府输送了70多位内阁成员和相关人员。传统基金会曾连续举办了有关中国议题的研讨会,对于特朗普的决策有相当的影响力,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即是其听取了传统基金会的建议。其国际经贸研究中心主任特里·米勒(Terry Miller)曾担任美国驻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大使及美国副国务卿等要职。特里·米勒表示,他是自由贸易的坚定支持者,他并不支持实施关税、限额或其他贸易限制措施。他认为,贸易其实是中美继续对话并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之一。中美两国的贸易官员磋商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而协议的履行是至关重要的。当两国很难谈论其他问题时,能继续讨论贸易问题对我们来说是对话的非常重要的方式,这将是中美在未来重建信任的一种方式。

Walter Lohman (沃尔特·罗曼),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

  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罗曼(Walter Lohman)也指出,现在美国政府采取的行动其实不是由于对中国的担心引起的,而是由于对更普遍性的贸易问题的担忧引起的。

Scott Kennedy(甘思德),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是现在美国国内规模最大的国际问题研究机构。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兼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脱钩”对美国经济不利。他认为,特朗普政府并没有在这方面做过计算,也没有计算过贸易战或者“脱钩”的经济成本。他还表示,“脱钩”也不利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尽管很多类似的行为是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的名义进行的。一些因素表明,与中国保持联通实际上对美国国家安全更有好处,而减少这种联通性将会以各种方式损害美国的利益。他建议,中美应该从互联互通中寻求降低风险的方法,一起制定高标准,与其他国家合作,降低风险并执行这些标准。甘思德还建议,如果想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就要用他们从未想过的方式来震惊美国。在中国公司在美发展频频受到打压的情况下,允许Facebook和谷歌能在中国正常运营就是方法之一。这不仅仅是因为互惠,而是让大家相信中国遵守崇尚自由贸易,相信中国的公司在社交媒体和搜索领域能与这些公司正面竞争。否则,则与美国制裁抖音国际版TikTok、百度、微信在美国运营的做法如出一辙。他认为,中国应该对其产业和人民表现出更多的自信,开放这些领域,这将向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人发出一个巨大的信号。

高志凯,CCG 副主任

  CCG 副主任高志凯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敌意是一种“冬妮娅·哈丁综合症”,即滑冰运动员因担心输掉比赛、竞争失利,而采取棒击对手膝盖骨的不齿行为。美国正希望以此方式让中国无法参与商业与地缘政治竞争,确保美国永远是赢家。他认为,对于中美来说最好的选择是去理解对方相较于自己的优势,明确在双边关系中彼此的地位,而非将对方当作一个会“超过我”的竞争对手去“摧毁”。他表示,中国的经济腾飞是有更根本原因的,若不知道根本动力是什么,美国则永远无法做出正确的应对中国的政策。抖音国际版TikTok只有几年的历史就在美国获得了如此成功,美国想了解这成功背后的原因,就需要对中国本质的研究,而非冬妮娅·哈丁式的攻击。高志凯不认为中美会完全“脱钩”,如果中美彻底“脱钩”,可能不止是产生新冷战,而会是一场热战开始的信号,因此他坚信这不应该是中美政策制定者理智的选择。

霍建国,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前院长

  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前院长霍建国表示,当前中美关系已下滑进入“自由落体”状态,正如王毅外长指出的位于“十字路口”。他认为,美国在推动与中国在政治、经济两个方面的“脱钩”,政治上的“脱钩”在美国的推动下可能会很快,而经济上的“脱钩”将会困难很多。现在越来越多的智库专家认为中美处在冷战边缘,但他认为冷战要符合:意识形态对立;军备竞赛;双方构建自己的军事同盟这三个条件。而中国则不追求冷战的爆发,因此要中美都达成这三个条件会比较困难,中美关系的发展可能不会太像传统意义上的冷战。他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策团队已经出现了政策分歧,特朗普更追求在贸易上与中国达成协议,而白宫的很多政客似乎更追求在他们的任期结束前实现对华地缘政治上的抱负,这也是美国现在对华政策在很多方面看起来莫名其妙、甚至自相矛盾的原因。

时殷弘,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认为,特朗普政府现在对中国的敌意,源自十余年来中美关系上的累积,2008年经济危机后美国开始将中国视作“战略竞争对手”。而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两国以贸易战为核心的竞争加剧。特朗普政府实行“美国优先”主义,而同时中国政府加大了外交上的主动权,国际政治舞台上美国退,中国进,双方地缘政治冲突如此爆发。他认为,中美持续“脱钩”、中美战略竞争在可见的将来都是不可避免的,但热性冲突可以、也必须被避免,这符合中美以及世界的最高利益。

  CCG主任王辉耀在会末总结道,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线上闭门交流会很有价值,双方都找出了一些值得研究的方案,我们要汇集成果,扩大共识,减少摩擦,为中美关系的缓和做出自己的努力。

  作为世界百强的中国社会智库,CCG与美国主流智库建立了长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也是唯一能够多次去到美国国会举办活动的中国社会智库。自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CCG高度关注其“逆全球化”倾向及其对华经贸政策的影响,积极发挥智库官、产、学跨界交流和国际化的特殊优势,“请进来”与“走出去”并重,与美方经贸领域的官、产、学界搭建沟通桥梁。在中美关系紧张胶着,不确定增强的关键时刻,CCG举办本次线上闭门研讨会,成为自疫情暴发以来与美国右翼智库对话的首个中国智库。本次研讨会通过和对特朗普有着重要影响的几个关键智库展开交流,加强沟通,促进了中美智库间的交流与合作,积极推动了中美民间的对话,旨在为推动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