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ñ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 我的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城市发展 分享到:

“深圳+”特色海洋城市——为沿海城市主题合作开路
视力保护色: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综合开发研究院  2022-02-28

  在建设海洋强国的目标下,如何突破思维局限、行政局限,激活海洋中国的内在活力,需要沿海城市在“十四五”亮出“新家伙”来!以青岛干部赴深圳体悟实训为内容的青深交流,突破了就近蔓延的城市群理论和行政主导的对口支援模式,为沿海城市主题合作开了个头。

  “国家海洋经济‘十四五’发展规划”对深圳寄予厚望,要求深圳引领国家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怎么才算引领?以大带小叫引领、以旧换新叫引领、优势互补市场共拓叫引领,特色海洋城市合作就是一个好题材。题材有了,接下来怎么办?

  1、发挥比较优势。

  深入分析国内海洋城市实力、特色、国家地位和国际联系,结合深圳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定位和国家对深圳的要求,综合评估与国内海洋城市合作点,构建优势互补、高效互动、利益均沾的海城合作网络,通过合作模式创新和合作体系建构,为建设海洋强国提供行之有效的地方实践。

  2、发挥引领作用。

  通过资源资金共享、市场共拓,建设南北互通、东西联动、面向深海大洋的“深圳+”特色海洋城市合作网,打通北部、东部、南部三大海洋经济区,实现海洋要素自由流动,资源最优配置,提高特色海洋城市总体竞争力。

  3、发展五路大军。

  1)“深圳+广州+香港+澳门”大湾区国际特色海洋城市联合体。联手建设国际高端航运服务中心,提高航运综合服务功能、港深物流及配套服务能力、国际商事法律及争议解决地位。

  以大前海和河套地区为合作节点,打开国际海事组织进入和执业资格互认大门,前海对香港导游执业资格认可只是个开始。在海事规则对接方面,伦敦肯定是个制高点,理念接受仲裁员指定次数和仲裁数远超世界上其他任何国际海事仲裁中心。通过密切港深合作及吸引伦敦海事仲裁院协会亚太联络委员会SMIC(AP)等机构入驻,通过宽松的执业环境吸引具有航海(甲板、轮机)、航运经纪、海事金融、造船、船舶管理、货物运营、海事诉讼等方面专业知识的仲裁人员入驻,有利于形成伦敦、新加坡、香港三大海事仲裁地之间的良性竞合关系。

  通过四市专业领域的深化合作有利于盘活国内资源,有利于密切与南欧、拉美国家的对接。

  2)“深圳+上海+青岛”全球海洋科技创新高地、海洋国际组织及海洋企业总部集群。竖起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大旗,成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联络小组,通过资金池、项目池深度聚合政府、企业、社会组织资源,广泛吸纳全球科技创新资源、海洋创新中小企业。通过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大学等科研平台机构与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英国国家海洋中心、挪威科技大学等成立研究联合体、大学联盟等组织,深度介入全球海洋创新网络。

  3)“深圳+北京”海洋展会、海洋投资、海洋人才培训、海洋国际事务协调轴心。北京是包括海洋科技、海洋国际合作等在内的国家海洋资源配置中心,通过设立中国海洋发展基金会深圳分会等机构,密切深圳与部委联系和社会组织联系,搭建蓝色经济国际联盟、世界知名商会、主流投资机构的集聚交流平台。

  4)“深圳+北部湾(南北钦防)+海南(海口、三亚、三沙)”大基建、大航运、大物流、大宗商品交易和海洋科技研发产业化合作网络。充分利用深圳资本力量,投资跨海通道、港城园建设、交易平台等软硬件建设。海南自贸港正积极推进全岛封关运作,但封是封,通是通,琼州海峡通道亟待打通,将大海岛接入大湾区。积极推进与北部湾和海南省的港口联盟建设,积极加入中国-东盟港口城市合作网络,培育加密海南省、北部湾至粤港澳大湾区及东盟、欧美班轮航线。完善集疏运体系,建设北部湾多式联运基地,构建辐射大西南物流体系。加快发展适应国际中转、国际采购、国际配送、国际转口贸易业务要求的供应链体系。

  5)“深圳+烟台+舟山+海门”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创新互动高地。建立城际“研发+制造”、“总部+基地”、“交易所+交割仓”合作模式,发挥比较优势,提高整体效能。

  【文/胡振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 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