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ñ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城市发展 分享到:

深圳都市圈要来了,打破“扩容”猜想?
视力保护色: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 王帆)  2020-05-12

  坊间屡有猜测:仅有2000平方公里的大都市深圳,会迎来扩容吗?

  一则关于“深圳都市圈”规划的预告,或许打破了这一猜想。近日,深圳市发改委发布《2019年工作总结和2020年工作计划》,提出加快推进深圳都市圈规划编制。充分借鉴三大世界级湾区发展经验,协调莞惠河汕四市共同参与,合理确定都市圈发展重大任务举措,助力河源、汕尾融入大湾区建设。

  这意味着,深圳现有的空间格局很可能并不会改变。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都市圈正是中心城市发展的另一种“扩容”方式。

  在官方规划指导的都市圈时代,是否将有助于深圳整座城市降成本?深圳的制造业是否将加速与周边城市形成更密集的分工协作?而当更多的人口选择居住在周边城市时,又是否将有效抑制深圳的高房价?

  产业分工合作加速

  在都市圈时代,深圳的制造业会不会加速辐射周边城市?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表示,全世界范围内的大都市核心区,土地成本一高,很难留得住大规模的制造业。“一开始深圳的制造业是向宝安、龙岗等区转移,但这些地方成本也高了怎么办?我十几年前就在讲,深圳的出路在于发展大都市圈。”

  这是一种相对理想的产业转移路径,相比于搬迁到东南亚等更远的地方,制造业流向都市圈内的城市,在交通相对便捷的范围内,有效保留了产业链配套。

  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易明一直主张深圳本土仍然需要强大的制造业,但他同时也认为,空间资源要素会自然流动,不同的城市形成分工,共同发展,从而提高整个区域的综合竞争力。

  袁易明说,深圳将强化生产性服务中心、技术创新中心、商业模式创新中心的地位,莞惠河汕则将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方面形成新的优势。

  在都市圈规划下,深圳在实现其自身城市定位的同时,也将更好地发挥其产业辐射作用,带动周边城市的产业升级。

  但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深圳不再需要如此高比例的工业用地?

  2016年,深圳市出台《关于支持企业提升竞争力的若干措施》,提出加强产业用地统筹管理,确保中长期内全市工业用地总规模不低于270平方公里,占城市建设用地比重不低于30%。

  2019年11月,深圳曾一次性推出30平方公里产业用地,面向全球招商。深圳全市的建设用地规模约为900平方公里,土地开发强度已逼近极限,此次集中拿出30平方公里产业用地,可谓史无前例。

  但有经济观察人士认为,长远来看,深圳有没有可能再推出30平方公里土地?深圳的产业发展必然要靠“走出去”。

  对房价起稳定作用

  在关于调整30%工业用地比例的讨论中,一种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深圳应该将更多的土地配置给住宅。

  今年4月,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印发《住房发展2020年度实施计划》,其中就明确提出,深圳居住用地占建设用地的22.6%,远低于25%-40%的下限标准,难以满足人口快速增长条件下的住房需求增长和品质提升要求。

  有限的住宅供地,被诸多人士视作深圳房价高企的最主要原因,如何解局?唯有增加供应,尤其是土地供应需要向住宅倾斜。

  但有地产观察人士认为,深圳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较低,其“卖地”的逻辑更多是为了吸引税源,提高税收收入,所以会偏向产业用地,尤其是新兴产业。

  放在更大的空间范围来看,深圳的居住问题或许还有其他解决方案。袁易明认为,在深圳人口大量流入等因素下,即便通过工业用地释放出了一定空间,抵消房价上涨的效应仍然会比较弱。而大都市圈化的发展将是解决居住问题的一个重要方式。

  郭万达也表示,在市场化的经济体中,要考虑的并不是如何让大都市核心区的房价降下来,而是通过通勤来解决一部分人的居住问题,这是全世界范围内的规律。

  他继而表示,以前的职住关系,是指在一个区域中,职工和住户的数量大致平衡,大部分居民可以就近工作,但在都市圈时代,通勤的概念很重要,这需要公共交通的配套,尤其是轨道交通。

  在今年年初的一次公开演讲中,经济学家樊纲提到,当高铁、快轨让一小时通勤成为现实,一部分人选择去中心城市周边的城市居住,从这个意义上,至少对深圳的房价能够起到稳定作用。

  然而,有观点认为,如果没有学校、医院等配套,仍然改变不了大家对大城市的追逐。住在卫星城,是否只是“看上去很美”?

  但教育、医疗等公共配套,由谁来提供?如果由人口居住地政府而非纳税地政府来提供,是否公平?

  郭万达说,公共服务往往不是某一个地方能够解决的,需要有中央财政的支持,也需要体制方面的协调,包括地方财税体制改革等。

  他同时认为,在都市圈当中,虹吸效应和外溢效应是同时存在的,企业和个人可能会向成本更低、公共服务配套更优的地方转移。通过更好的公共服务吸引经济人口,可能成为都市圈周边城市的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