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ñ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城市发展 分享到:

深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路径选择
视力保护色: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深圳特区报  2020-04-13

深圳具有发展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优势。图为后海深圳湾畔。 深圳特区报记者 何龙 摄

  ■ 张国钧

  提要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赋予深圳新的使命,提出了深圳迈向全球标杆城市的发展方向。全球标杆是城市体系中的最顶端城市、全球战略性资源集聚配置中心、战略通道和战略性产业控制中枢、跨国公司总部优先汇聚地、国际金融和创新科技中心、世界文明融合交流的重要枢纽和多元文化中心。

  深圳要借助于粤港湾大湾区以及先行示范区建设,借鉴现有全球标杆城市如纽约、伦敦和东京的做法与经验,参考最能反映全球城市发展方向的指标体系,逐步完善和细化向全球标杆城市跃升的工作思路和行动方案。

  一、深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基础条件和优势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深圳时指出,要求深圳“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深圳具有成为发展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优势,这是由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区域与城市经济发展的特征以及其自身所拥有的城市发展优势以及国际影响力所决定的。

  一个世界级城市的发展史、成长史是有规律可循的,深圳也不例外。城市经济发展的历史规律表明,产业革命、技术革命对全球标杆城市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同时,一个城市成长为全球标杆城市需要依靠所在国家的繁荣和发展,而反过来,建设全球标杆城市对于推动所在国家的发展意义重大,尤其是对于后发国家而言更是如此。一个后发国家的发展常常需要区域和城市的非均衡发展,需要若干城市的率先发展,使这些城市成为示范、成为标杆、成为引领者,并引导这个国家的其他后发城市对其进行模仿,最终使整个国家发展起来。作为先行示范区的深圳,一方面依托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强大历史背景以及中国把握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历史性机遇,实现了跳跃式发展,另一方面通过城市的示范效应对于促进中国其他城市的经济发展也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只有那些能够持续创新,能够适应市场化、国际化发展的城市,才有可能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美国经济学家沙森指出,不同的空间单位,其扩张空间领域的动力学及其过程在原则上可以分为区域性的、全国性的和全球性的,对于全球城市而言,其扩张空间领域的动力学及其过程具有全球的性质。沙森在这里所提及的空间单位就是指城市,所提及的全球城市立足于一个城市的空间扩张及其影响力。而全球标杆城市在国际上具有顶尖级的发展动力和扩张力、影响力。全球标杆城市是一种稀缺资源。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全球标杆城市应适应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深圳的空间影响力、扩张力由华南地区区域性城市逐步成长为全国性、全球性城市,已经拥有相当强的城市国际竞争力,为进一步发展成为全球标杆城市提供了扎实的基础。未来深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也是顺应中国经济国际化程度加深、提升中国城市国际竞争力、进一步优化中国区域经济结构、适应新的国际经济发展环境的必然要求。

  一个城市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一个核心条件为该城市必须处在世界城市带上,并且是该城市带的核心城市。在发达国家,有七个巨大城市带,其中包括英格兰巨大城市带、波河巨大城市带、莱茵河巨大城市带、美国东北大西洋沿岸城市带、美国太平洋沿岸巨大城市带、北美五大湖巨大城市带和日本太平洋沿岸巨大城市带。这七大城市带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它们的经济总量不仅占所在国家、所在区域的份额较大,而且占整个世界经济的份额也比较大,它们引领着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这七大城市带的一个共同特征是具有明显的区位优势,都在大海边或大的河流旁边,地理位置优越,适合对外进行经济交流。一个城市要成为全球标杆城市,应当满足一定的区位条件,应当处于沿海沿河区域。国际上三个全球标杆城市,纽约、东京和伦敦,都处在巨大城市带上,并且是该巨大城市带的核心城市。纽约处在美国东北大西洋沿岸巨大城市带上,东京处在日本太平洋沿岸巨大城市带上,伦敦处在英格兰巨大城市带上。目前国际上出现新的巨大城市带,即粤港澳大湾区巨大城市带,该城市带或城市群是中国经济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和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总面积5.6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7000万,经济总量突破10万亿元,创新要素大规模集聚,已经形成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主导、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城市,深圳具有临海的区位优势,深圳GDP在粤港澳大湾区巨大城市带中排名第一。粤港澳大湾区巨大城市带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为深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创造了区域基础。

  从纽约、东京和伦敦三个全球标杆城市发展的历程看,都与前三次工业革命密切相关。第四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其特征为智能经济和绿色经济,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等产业为主导。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爆发为深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带来重大历史性机会并提供了重要的产业基础。

  深圳作为金融强市、国内开放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将从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数字货币的推行获取利益,可以借此实现城市高级化、高端化、高质量转型,进一步提升金融方面的国际影响力,而金融方面的国际影响力大小是判断一个城市是否为全球标杆城市的重要标准。

  二、深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路径选择

  一个城市要发展成为全球标杆城市,必须依照全球标杆城市成长规律,采取正确的发展路径。把深圳建设成为全球标杆城市,应采取两个方面的战略。

  一是参照“科恩指数”条件推动城市主导产业发展。“科恩指数”条件是由美国经济学家科恩提出的,它主要由两个指数构成,一个是跨国指数,另一个是跨国银行指数。这两个指数代表了一个城市的国际化程度和国际影响力,只有达到一定指数值的城市,才有可能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纽约、东京和伦敦这三个全球标杆城市的情况达到了“科恩指数”条件。科恩跨国指数反映的是一个城市制造业的国际化程度,可见,一个制造业“空心化”的城市难以成为全球标杆城市。制造业是一个国家、一个区域以及一个城市的根基,在打造全球标杆城市的过程中,不能忽视制造业的国际化发展,不仅不能排斥制造业,而且应立足于全球化的角度发展制造业,提升制造业的国际化程度。

  深圳建设全球标杆城市,应在现有雄厚制造业实力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制造业国际化程度。2019年年底深圳第一次向全球集中推出30平方公里的产业用地,这30平方公里产业用地,重点面向工业,面向产业链缺失环节。这项措施完全符合科恩跨国指数所反映的一定的制造业国际化程度要求,未来深圳应进一步加大这个方面的力度,向全球制造业企业开放更多的产业用地,把握第四次产业革命带来的重大机会,大力发展智能型制造业、绿色制造业,并将深圳制造业产业链向全球延伸,通过深圳制造业全球化提升深圳制造业质量,逐步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的引领者。

  此外,科恩跨国银行指数反映的是一个城市银行业的实力,尤其是其银行业的国际影响力,参照科恩跨国银行指数条件,深圳在产业发展方面的另一个重要方向为提升银行业的全球影响力。深圳应进一步提升其银行业的国际化程度,吸引更多的跨国商业银行总部入驻,形成更大规模、更强辐射力的国际银行业集群。

  二是参照“沙森全球标杆城市”条件推动多中心建设。“沙森全球标杆城市”条件是美国经济学家沙森提出来的。沙森指出,全球标杆城市的基本职能为全球生产性服务交易中心、全球经营决策中心、全球资本市场交易中心和全球货币市场交易中心。全球生产性服务交易中心是指一个城市是全球国际法律服务、全球管理咨询服务、全球广告服务等的生产中心和出口中心。全球经营决策中心的标志为一个城市拥有的全球性跨国大公司总部的数量。全球资本市场交易中心的衡量指标主要包括全球金融资产在该城市的交易量占全球交易量的比重以及该城市证券市场上市公司的证券价值是否达到一个规模。全球货币市场交易中心主要由一个城市发生的国际信贷总量占全球信贷总量的比重以及该城市拥有全球基金总量的份额等衡量。

  据深圳官方公布的数据,在2019年9月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中,深圳列第9位;深圳证券期货业管理资产规模在全国排在第三位,保险业资产规模全国第二位。深圳金融业国际化程度已经达到一定的阶段,但深圳要成为全球标杆城市,需进一步推动其金融业的国际化,进一步推升其“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方面的排名,逐步扩大全球信贷总量,加速证券市场的国际化,不断扩大深圳证券市场的规模等。

  此外,深圳在注重高端制造业发展的同时,还应扩大全球性生产性服务的供给规模和出口规模,吸引更多的全球性生产性服务类人才和机构进入。纽约、东京和伦敦三个全球标杆城市均完成了工业生产中心向服务生产中心的路径转变,深圳可以吸取其经验,根据自身城市发展特点和新时代的城市使命,逐步实现高端制造业生产中心和生产性服务中心等“多中心”目标。

  (作者系国家税务总局深圳税务局党委书记、局长)